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限集令、军训式追剧、清库存…2019年剧集市场六大现象

2020-06-25
限集令、军训式追剧、清库存…2019年剧集市场六大现象

限集令、军训式追剧、清库存…2019年剧集市场六大现象

时 间:2020年06月25日 01:57

详细介绍

  从整体来看,2019年上线剧集总量下降显著。根据腾讯发布的《2019年腾讯娱乐?电视剧篇》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剧集上线部。国产剧备案及发行数量继续下行,较前一年下滑16%。

  此外,在多方调控之下,2019年中国电视剧市场总投资规模也出现锐减。艺恩视频智库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电视剧市场总投资规模预计为168亿,创近5年历史新低。

  不过,在2019年剧集市场整体下滑的背景下,依然涌现了一批精品剧,《破冰行动》、《都挺好》、《小欢喜》、《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亲爱的,热爱的》、《庆余年》等剧集的出现,依然带给观众不少惊喜。

  数量少了,钱少了,但观众发现,能看的剧却更多了。不同类型的好剧分布春夏秋冬,甚至某一阶段出现“军训式追剧”(即看剧速度赶不上播剧速度)现象。

  2019年的剧集市场在“乱象”中震荡前行,其背后,是行业的不断洗牌和规整。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是真正好内容。

  在总结了2019年中国电影的十大关键词后,时代财经又为大家复盘2019年剧集市场的“六大现象”,以期带给观众和行业一些回顾和行业借鉴。

  根据腾讯发布的《2019年腾讯娱乐?电视剧篇》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剧集市场迎来产量“小年”的2019年,现实题材剧迎来“大年”,占比得到提升。

  每年的上海电视节,最能代表行业风向标。2019年的上海电视节,带给时代财经最大的感受是,关于现实题材的讨论贯穿始终。

  的确,2019年各大影视公司发布的剧集片单中,现实题材作品占比颇高。入围白玉兰奖的作品中,《大江大河》、《那座城这家人》、《芝麻胡同》、《都挺好》等都以不同时代的视角,讲述现实问题。

  早在2017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商务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扶持现实题材;2018年,中国视协征集重点现实题材电视剧剧本活动启动。

  无论是政策导向还是市场,可以预见的是,在2019年爆发的现实题材剧,未来还将持续迎来丰盛期。

  现实题材火热的背后,是古装剧的“遇冷”。根据腾讯发布的《2019年腾讯娱乐?电视剧篇》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古装题材备案较2018年暴跌68%,播出数量锐减四成。

  2019年6月,因频频撤档,古装剧更是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下。首先是由罗晋、邓伦、王丽坤等主演的大型古装剧《封神演义》开播一半,突然暂停;后来由刘昊然、许晴等主演的《九州缥缈录》因“介质”原因在开播前半小时宣布撤档;《长安十二时辰》撤档延期;《大明风华》原定6月播出延期至年底;原定5月在江苏卫视播出的《朝歌》突然撤档……

  古装剧成了“烫手山芋”?其实并不尽然。上海电视节期间,慈文传媒创始人兼首席内容官马中骏提到,“古装剧可以拍,但需要避雷。”

  所谓“避雷”,其实从国家政策中便可知一二。2019年年中期间,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召开部分省局电视剧内容管理工作专题会议暨推动电视剧高质量发展调研座谈会,会议要求重点加强对宫斗剧、抗战剧、谍战剧的备案公示审核和内容审查。

  当前市场的确存在良莠不齐的现象,不少古装剧放大宫斗情节,深化人物争权夺势,甚至存在史实漏洞。对于这样的内容,国家出手打击是必然的。

  2019年,古装剧也不乏优质作品,《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等,均实现热度、口碑双丰收。

  演员王劲松在上海电视节期间的一番发言说得好,“无论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电视剧的创作要考虑对收视群体有所启发,所表达和呈现的内容可以带来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引领,要具备正能量。”

  “谈恋爱吗?灭你全族那种。”、“玻璃渣里找糖吃”、“我家小孩我来担待”……2019年,大批新式“甜宠”语录上线,以男女主甜蜜恋爱、疯狂发糖为主题的甜宠剧,引发观众追捧。

  相较于传统爱情剧中跌宕起伏的情节,甜宠剧则从头甜到尾,女主是男主的唯一,没有小三撕逼和各种困难阻碍,男女主只要负责“发糖”。

  这样的情节跟现实自然并不符合,但却符合一部分观众的期望,从中获得心理满足。这一势头在《亲爱的,热爱的》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根据腾讯发布的《2019年腾讯娱乐?电视剧篇》显示,《亲爱的,热爱的》播出期间,热度持续攀升,引发观众“军训式追剧”,网友的“自来水”宣传铺天盖地。

  然而,正当“甜宠剧”甜腻爆表时,《光明日报》的发文,又令行业议论纷纷。2019年7月,《光明日报》评爱情剧:爱情剧不能甜腻过头。

  对于官媒的这则评论,一方认为“现实这么苦,还不允许在剧里‘发发糖’”,而另一方则认为甜宠的确也要把握度。

  无论如何,甜宠剧依然可能是2020年的一大风向标。根据《传媒内参》不完全统计,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包括待播、已杀青、已开机的项目,就有28部甜宠剧集进入市场。

  产量在增加,观众也有需求,但当一大波甜宠剧来袭的时候,如何能让观众不产生审美疲劳,在“发糖”的同时,找到创新的点,这才是留住观众的关键。

  根据腾讯发布的《2019年腾讯娱乐?电视剧篇》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80集以上的剧集数为0,单剧集近半数集中在21—40集之间。

  “超长剧”曾令观众诟病已久,主要因为其中“注水”严重,不少剧集甚至“前情回顾”就占15分钟,令观众十分反感。

  这一现象在2019年得到遏制,尤其9月出台的“限集令”,更是彻底颠覆了影视行业。2019年9月6日,广电总局拟针对剧集集数的上限做出限制,上限为40集。目前这一规定仍在征求意见中。

  从看,“限集令”是众望所归。一直以来,超长剧劝退不少年轻观众,“中途弃剧”、“倍速追剧”、“短视频追剧”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观众希望“限集令”解决“注水”问题,但要解决“注水”,单靠限令是远远不够的。

  若“限集令”真正开始实施,在剧集播出模式上,一些剧集或许会选择“季播”。另外,著名编剧汪海林提到,真想注水两集也能注。

  的确,规则的变动是“牵一发动全身”的,需要权衡多方利益。而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也需要走过漫长的一段路。

  其实,放眼全球,剧的集数压缩也是大势所趋。比如韩剧,过去以超长家庭剧为主,2019年韩剧《德鲁纳酒店》,受到国内观众喜爱,而这部剧仅16集;另外2019年热度极高的日剧《轮到你了》,一共两季,也仅有20集。

  观众娱乐方式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碎片化,超长剧的确不符合当下现状。短小精干、节奏紧凑、剧情扎实才能吸引观众,国产剧也需要脱下臃肿的外衣了。

  《破冰行动》的“大毒枭”王劲松,《都挺好》中“火成表情包”的倪大红,《小欢喜》中演技惊艳的陶虹……这些中年演技派在2019年火出了圈。

  2019年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上,最佳男主角颁给了倪大红,最佳女主角颁给了蒋雯丽。两位老戏骨的翻红,实至名归。

  尤其是倪大红在《都挺好》中塑造的苏大强一角,堪称2019年最火的角色,苏大强的表情包满网传播,这位老戏骨一跃成为流量。

  与此同时,中生代演技派也得到市场重视。郭京飞凭借《都挺好》中的苏明成获得白玉兰最佳男配角奖,童瑶凭借《大江大河》获得最佳女配角奖。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真正的实力派、老戏骨没戏可拍,他们只能出演长辈,为没有演技的流量明星作配。2019年,这一搭配已经失灵。

  郑爽出演的《青春斗》、黄子韬出演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杨幂出演的《筑梦情缘》,无论口碑和收视,都遭遇滑铁卢。剧方希望通过流量明星的粉丝带动收视的愿望,一一落空。

  虽然流量时代并没有完全过去,但流量带给影视行业前些年的畸形发展,出现了拐点。剧集市场需要这样的拨乱反正,可喜的是,好演员的春天正在逐渐到来。

  积压剧指的是一些剧因为某些原因,在拍完后迟迟未能播出。背后的原因很多,有题材尺度等因素,也有市场环境等原因。另外,产能过剩,也是大量剧集无法播出的原因。

  2019年4月,不少积压剧上演了一番“清库存”戏码。整个4月份,剧集市场几乎被积压剧占据,一些上星无望的积压剧,也会转而投向互联网视频平台。

  到了2019年年底,又有一波积压剧走上了“清库存”的道路,其中包括李一彤和邓伦主演的《海棠经雨胭脂透》,该剧2017年拍摄,于2019年10月24日在芒果TV播出;由张一山和孙耀琦主演的《清谷子》,2015年该剧已经杀青,于2019年12月6日低调登陆江苏卫视……

  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的积压剧依然是未知数。时代财经整理部分积压剧发现,这些未播出剧集不乏优秀班底,题材上古装剧为“重灾区”,不少剧集因为演员的因素,迟迟未能定档,包括范冰冰和高以翔主演的《巴清传》、黄海波主演的《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等;另外,受到“限韩令”影响,张翰分别与三位韩国演员主演的三部电视剧《锦衣夜行》、《夏梦狂诗曲》和《华丽上班族》也成为积压剧。虽然“限韩令”有所松动,但这三部剧依然遥遥无期。

  影视行业变化莫测,观众口味日新月异,无论如何,剧集拍完挤压数年都是弊大于利的。对于影视从业者来说,必须严格把控风险,在选择题材和演员都要谨慎,客观理性分析,不可盲目跟风。

  大IP和流量,都不是影视行业不败的良药。肖战和易烊千玺在2019年取得的良好成绩,靠的也是多年的积累厚积薄发。2019年的剧集市场,从业者们都在趟着石头过河,互联网视频平台也在探索商业化的边界。比如腾讯视频在《陈情令》上开启单剧部分付费的先河后,在年底的《庆余年》上,爱奇艺也尝试“会员基础上的再付费点播”。

  争议当然存在,但也是行业的有益尝试。只有商业生态健康良性循环,行业才能涌现更多好的作品,最终实现多方受益的市场格局。

上一篇:影片《红星照耀中国》全国上映 下一篇:网络军事视频战略合作伙伴建立暨2015年十大国际国内军事新闻推选发布活动举行

人物观点